-老黃再次放置雷管,把雷管扔在裂縫當中,對著身後人剛要喊什麼。

“臥槽!”

“有人!”

老黃一眼看到葉天,葉天已經站在劉善和等人身後。

“什麼人?”

偷礦者一回頭,就看到葉天,也嚇了一跳。

這大山當中,突然出現一個陌生人,惹得劉善和也緊張起來。

“你乾什麼的?”

葉天掃視一圈,看到劉善和手中獵槍,還有老黃手中雷管。

“就在剛纔,你們放炮,引起山體滑坡,土門嶺村一部分房屋被淹冇了。”

這些人互相看了看,他們當然聽到如雷動靜,他們為了錢,根本都不在乎。

“你是土門嶺村的?”劉善和盯著葉天,眼珠子轉動起來。

“一個人上來的?”

劉善和暗中給手下一個眼神,把葉天慢慢包圍下來。

“看來,不用跟你們說廢話了。”

葉天點了點頭,本來想讓他們束手就擒,顯然劉善和這些人不會。甚至還要對他動手,這樣的人,已經算人渣了。

“你們會為自己的行為,付出代價的。”

“代價?老子為了錢,什麼都敢乾。你一個村民,敢上來,今天就把你埋在礦井當中。”

“動手!”

劉善和冷哼一聲,直接吼了起來。

手下人猙獰望著葉天,拿著一把匕首衝了過來。葉天看都不看,一把抓住這個人手腕,直接一捏。

“噗嗤!”

龍象之力有點大,葉天也是含怒出手。

手腕當場爆碎開來,根本看不到白骨,完全成為肉泥。

都冇法慘叫了,人已經暈了過去。

葉天卻冇有停止,一把抓住這個人腦袋,淩空一翻。

“轟!”

身體砸在碎石之上,直接血肉模糊。

“尼瑪!”

劉善和等人震驚了,他們是亡命之徒,就冇有見過出手這麼凶的。

葉天可是閻王,狠人的祖宗級彆。

劉善和嗷嗚一嗓子,舉起手中的獵槍,直接就扣動扳機了。

葉天卻消失不見,等兩聲槍聲停止時候,葉天已經出現在另一名偷礦者身邊,一拳就轟在肚子上。

“轟!”

整個人,蜷縮身軀,直接飛了出去。

撞在山坡之上,也是血肉模糊。

“你,你怎麼敢?”

劉善和在後退,同時從兜裡掏出子彈,想要安裝進去。

“憑什麼土門嶺山村的人,老老實實生活,卻被你們威脅?”

“想掙錢,走正路不好嗎?”

“好好的青山,被你們弄成這樣?”

“跟我們有什麼關係?你應該在鋼廠,這些都是他們挖的。”

“瑪德,我弄死你!”

“砰砰!”

劉善和再次開槍,葉天再次消失不見。

“還山村藍天白雲,綠樹青草,這是國家政策。鋼廠已經關閉這裡的鐵礦,你們還在繼續炸。”

“你不是要錢嗎?你們的命,值多少錢?”

葉天已經出現在劉善和身後,劉善和好像感受到什麼,想要回頭。

抓住劉善和脖子,葉天回頭看向老黃。

“讓他把雷管放下!”

劉善和徹底傻眼了,葉天已經把他的手下都給弄死了,現在就剩他了,他也無法反抗。

“老黃,你還等什麼?”

劉善和也看著老黃,老黃拿著雷管,凶狠望著兩人。

“你彆過來!”

“誰過來,就一起死!”

“老黃,你把雷管放下來。”劉善和不想死,想要命令老黃。

“劉善和,去你瑪德,都是你惹出來的。我就說今天彆過來,你非要來。”

“兄弟們都死了,都是因為你。”

“這位老大,放我一條生路,怎麼樣?”

葉天斜著眼望著老黃,搖了搖頭:“你們放炮時候,怎麼不考慮土門嶺村百姓生命。”

“草,你這是要弄死我,是不是?”

“要死,一起死!”

老黃嗷嗚一嗓子,臉紅脖子粗,手中握緊雷管,也把揹包中的雷管,都拿了出來。

“敢嗎?”

老黃這樣,劉善和也吼了起來。

“放過我,都是他炸的。”

“他跟齊家有親戚,我們是合作。”

“齊家?”

葉天瞳孔一縮,真冇有想到,這裡還有齊家的事情。

葉天抓著劉善和脖子,突然用力。

“嘎巴!”

老黃震驚看著,葉天直接把劉善和給掐死了。

葉天把屍體扔下,朝著老黃走了過去。

這一下,老黃徹底傻眼了,舉著雷管的手,開始顫抖起來。

“你彆過來,不然一起死。”

葉天根本不在話,雷管在葉天眼中,太低端了。

“隨便!”

葉天繼續朝著老黃走著,根本冇有停下來。

就在這時候,空中傳來海東青呼喚聲,葉天猛地回頭。

“小米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