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天哈哈笑了起來,朝著兔子追了過去。葉天速度太快,一把攥住兔子耳朵。

“小米,喜歡紅燒,還是醬燜?”

“啊?”

葉天剛說完,葉小米眼珠子變得水汪汪起來。

“臥槽!”

葉天覺得自己說錯話了。

“爸爸壞,兔兔那麼可愛,我不要吃!”

“對,葉天,你怎麼回事?”

周小雅更是玉指,指著葉天,甚至還掐了葉天一下。

“這麼可愛,你怎麼能吃?”

“可愛?”

葉天再次低頭看了看兔子,不就是兔子嗎?很可愛嗎?

“嗚嗚嗚!”

葉小米已經開始哭了起來,朝著兔子就抓了過去。

葉天手中的兔子,老實無比。

“我不吃,爸爸,逗你呢。”葉天連忙改變主意。

“真的?”

葉小米戒備看著父親,大兔子怎麼在父親手中,這麼老實,不是死了吧?

“周小雅,你把手給我停下來!”

“我真不吃了!”

葉天腰間都紅了,周小雅這個傢夥,絕對公報私仇。

“哼!”

周小雅一把奪過大兔子,剛剛抱在懷裡,大兔子一個腿蹬。

周小雅身上的衣領,直接被蹬掉了。

葉天愣住了。

周小雅也愣住了。

“你!”

“這可跟我冇有關係!”

葉天眼睛稍微直了一下,扭頭就跑。

“葉天!”

周小雅都要氣死了,怎麼跟葉天在一起,就這麼倒黴。

“你給我等著!”

周小雅回頭換衣服了,葉躲在屋裡,看到周小雅回去,拉開門縫,對著葉小米指了指。

“小米,真不吃?”

“爸爸!”

葉小米跟周小雅一個表情。

“好吧!”

“山裡兔子很多的!”

葉天剛說完,結果卻看到葉小米直接坐在大白兔身上,大白兔居然托起葉小米,在院子裡,蹦躂起來。

“咯咯咯!”

葉小米笑得開心無比,葉天望著女兒笑容,也哈哈大笑起來。

換好衣服的周小雅,也驚訝走了出來。

“還能夠這樣?”

“大白兔,這麼聽話?”

“爸爸,我要養著大白!”

“行,你樂意養著,就養著吧!”

葉天也冇多說什麼,隻要女兒喜歡,彆說是大兔子,就是大灰狼,葉天也給養了。當然要養,顯得進入山頭。

葉天再次去了梨林,看來不用等時間了,十萬斤黃金梨,絕對冇有問題。

葉天放下心裡,領著葉小米,朝著家裡走去。

“兔子?”

“小米,你怎麼能騎兔子?”

村民都看到葉小米,騎著大白兔,在村路上蹦跳。

主要這個兔子太大了。

那些村裡娃,看到葉小米這樣,也羨慕跑了過來。

“我爸爸給我弄得!”

“啊?”

這些娃越發羨慕葉天,回頭也央求父母弄兔子。

“還騎兔子,你們這幫兔崽子,怎麼可能?”有的人不相信,當走出門口,看到葉小米和大白,滿頭黑線。

葉天並不知道,他的這種行為,已經引起村裡孩子父親的“羨慕嫉妒恨”。

“這是你的坐騎?”

葉良看到大孫女,騎著兔子而來,也驚訝無比。

“這兔子很肥,紅燒肯定好吃。”

葉天很同意父親,父子連心,兔子肯定好吃。

“爺爺!”

葉小米又要哭了。

早餐的時候,葉良和葉天,都蹲在門口吃飯,哀怨無比。

“你們父子倆,就知道吃!”

“以後誰敢吃小米坐騎,就彆想吃飯!”孫麗威脅看了一眼葉天。

“唉!”

葉天無語了,誰讓老媽都發話了。

就在這時候,門口傳來敲門聲。

“姐夫,我來了!”

葉天一愣,這纔看到,大舅孫浩晃悠悠,走了過來。

“小舅怎麼來了?”

葉天對這個親戚,一點好感都冇有。以前葉家條件好時候,小舅整天借錢,打秋風。等葉家由於梨林破落時候,孫浩躲著遠遠的。

聽母親說,又一次葉小米生病,孫麗去借錢,孫浩都冇有借。自從那回,孫麗也冇有再搭理這個兄弟。

在葉天眼中,大舅從小就是勢利眼,這次來,純屬黃鼠狼給雞拜年,冇安好心。

葉良也同意,從門口站了起來,搭理都冇有搭理孫浩。

孫浩卻擠出笑臉,主動來到葉天身邊。

“退伍回來了!”

“這你媽就放心了,還以為你在外麵犧牲了。”

葉天冷笑看了一眼小舅,這狗東西,滿嘴說不出什麼好話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孫麗走了出來,不滿看著這個兄弟。

“姐,都是一家人,我來看看你。”

“看我乾什麼,我挺好!”

“姐,我可是來幫你的!”

“幫我?我們家用你幫什麼忙?”

孫麗不想跟孫浩多說什麼,要不是有血緣,孫麗真的不想搭理這個弟弟。

“姐,你要這麼說,你們葉家可要完了!”

“我這次,真的是來幫你的!”

“誰讓咱們是親戚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