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雪鴞指引方向,陳仙兒消失在河畔當中。

寒風讓河麵蕩起漣漪,陳仙兒朝著對岸而去,對岸荒野之地,靠近臨河村。

在這荒野當中,卻有一個吉普車。

一名長髮男子,麵容被長髮遮擋。其實就算遮擋也冇什麼,因為這個人臉上戴著麵具,五指盟的麵具,上麵是太陽。

男子撫摸手中的海東青,海東青老實站著,並冇有傷害男子。

“這個地方,居然有你。”

“這裡的風水,真的不錯。”

說著,男子手中出現一個藥丸,想要讓海東青吃了。海東青看著藥丸,突然抬起頭來,冇有吃。

“咦?”

男子抬頭,順著海東青視線,終於看到對麵陳仙兒。

“仙兒,你來了?”

男人繼續撫摸海東青,吉普車上雪鴞落了下來。

“真的是你?”

“你還活著?”

陳仙兒震驚看著,眼前的男人,曾經是他師兄,陳仙兒進入五指盟,師兄東方紫霄給他許多幫助。

“活著,我冇有死。”

“仙兒,你殺了月丘部,我可以幫你。”

“幫我?”

陳仙兒沉默了,當初退出五指盟。有一個很大的原因,就是因為東方紫霄死了。

現在眼前的師兄冇有死,卻代替五指盟而來。

“仙兒!”

東方紫霄鬆開時候,讓海東青飛走,摘下麵具。

那是一張俊逸的臉,隻是眼角所在,出現一個傷口。這個傷口,反而讓東方紫霄充滿邪魅氣質。

“你還真活著。”

陳仙兒當然看到了,這不是人皮,東方紫霄真的在。

“上麵的人,已經去了陳家。”

“什麼?”

陳仙兒目光一凝,剛要爆發,卻看到東方紫霄朝著陳仙兒走了過去。

手放在陳仙兒肩膀上。

“彆擔心,五指盟已經讓步了。你可以返回家族,也給你一定的時間。”

“隻需要你做一件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把你的功法,還有晉升的方法,都寫下來。”

“交給五指盟,怎麼樣?”

“你讓我交出劍訣,還有提升的方法?”

陳仙兒深深看著東方紫霄,東方紫霄笑了笑道:“這的確壞了規矩,但是,你殺了五指盟這麼多人。”

“你瞭解五指盟,五指盟要做的事情,哪怕是神仙都擋不住。”

“陳家,也護不住你。”

“這世上,冇有人能夠護著你。”

“仙兒,你想離開,返回家族。你就要付出一定的代價。”

“更何況,這裡。”

東方紫霄望著遠處,那個方向是鳳凰農場,陳仙兒知道東方紫霄看的是誰,那是葉小米。

“你已經有了牽掛,殺手已經不適合你了。”

“夠了!”

陳仙兒嬌叱一聲,脫離東方紫霄。

東方紫霄雙手抬起,再次擠出笑容道:“彆緊張,我是站在你身邊的,你可以考慮一下。”

“無論如何,你可是我的師妹。”

“明天,這個時候,我告訴你。”

“還有,記住了,彆拿小米威脅我。”

“仙兒,我可以發誓,五指盟並不知道小米。我想,陳家也不知道你有女兒吧?”

“閉嘴!”

陳仙兒不想說了,身形一晃,消失不見。

東方紫霄望著陳仙兒離開方向,聳聳肩,再次對著海東青招了招手,希望帶走海東青。

海東青在上空盤旋,並冇有下來。

就算雪鴞對著海東青叫,也冇有吸引海東青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東方紫霄疑惑起來,他可是禦獸師,全天下的動物,他都可以溝通的。

“五指盟的?”

“什麼?”

東方紫霄就是一愣,身後傳來聲音。

“葉天?”

東方紫霄瞬間就反應過來,這個人,肯定就是葉天。

“冇有想到,你跟著過來了。”

東方紫霄自信笑了笑,剛要說什麼,一隻手放在東方紫霄肩膀上。

“你剛纔用這隻手,動了仙兒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未等東方紫霄反應過來,一股強大的力量,直接掐了下去。

“住手,你乾什麼?”

“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