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然小說 >  誘她入懷 >   第795章 奢侈品

-“你要不要在我身上作畫。”南枝突然開口。

傅寒州手一頓,“現在?”

家裡已經開始供暖,但兩個人在H市住久了,覺得有點悶,不大能適應氣候。

但若是光裸著坐在浴室裡,應該也不會感冒。

傅寒州自從案子起,雖然每天晚上抱著她入眠,但床笫之間親密的事情,已經冇了。

不是冇反應,而是不合適,也得考慮她的心情。

但如果要在她身上作畫,他很難控製身體本能的**。

南枝轉頭,“嗯,如果在我身上作畫,你會畫什麼。”

傅寒州低頭淺淺親吻,“寒枝。”

南枝有些迫不及待,“有顏料麼。”

傅寒州道:“有。”

他很小的時候就沉迷畫畫,為瞭解壓,未必有多好的畫集,但很能表達出內心的想法,傅老爺子看他感興趣還請過名師。

要不是他對於藝術類方麵實在冇有沉澱下來精心研究的心,估計還真的走這條路。

老舊的房子,浴室的光線很昏黃。

浴巾鋪在椅子上,南枝隨意坐下,選了個舒服的姿勢。

沾了顏料的畫筆剛一上身體,她忍不住瑟縮了一下,傅寒州看著顫動的蓓蕾,喉結滾了滾,繼續專心作畫。

一開始注意力還在她身上,但時間一長,更專注這幅畫。

南枝被他撩撥得急速呼吸了幾次,卻在關鍵時刻又迅速冷靜了下來。

從肩頭橫亙下腹部的枝條,像是撕開白玉**的猙獰傷痕。

但它又是溫暖的,彼此相互依偎、纏繞的。

傅寒州將自己綿綿的情意儘數澆灌其中。

南枝懂,他也懂。

不知道是誰開始主動的,當吻上的時候,這段時間的小心翼翼和疏離,開始打破冰層。

他們在汗水交織,濃墨重彩的彼此糾纏裡,握緊了彼此。

生命因為某個人而鍍上了不一樣的光和熱,這是一種特彆而無法取代的體驗。

他們跨過了一開始的你來我往,東躲西藏,害怕對方看出自己的一點端倪,不肯露怯示弱。

到現在將自己的逆鱗交給對方,願意將一切信任托付。

這世間的男女,或冷或熱。

這樣毫無保留愛一個人,已經在這個速食時代,成了奢望。

能花錢買到手的,不是奢侈品。

他的愛是。

南枝攀著他,意亂情迷時用手指拂開他的額發,他的眼鏡早不知道被她甩到哪裡去了。

她發現自己漸漸有了惡趣味,喜歡看著這樣矜貴冷然的男人失控。

她這樣能感覺到,他需要自己。

一場結束,傅寒州扶著她開始沖洗,人體彩繪的顏料不太好洗,她皮膚又敏感,很快紅了一大片。

傅寒州又心疼又無奈,南枝被他抱著上了二樓。

老樓梯還跟以前一樣,走路的時候會發出吱呀聲,隻是那個靈動的少女,此刻在自己懷中。

路過舞房,纔是她的房間。

“謝謝你。”

她對他說過很多次謝謝,但每一次寓意都不同。

傅寒州冇說話,蓋上被子,合上了她的眼睛,聲音似在蠱惑,“睡吧,明天我們會有新的旅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