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天坐在村部,眼神微微眯縫,正在考慮下一步如何辦。

電話鈴聲驟然響起。

“村長,鄉裡電話!”

“接!”

葉天也不在乎,他已經想清楚了,不會選擇齊三泰這種人。

“祖宗!”

“葉村長,你就是我的祖宗。”

水溫均頭一次,如此低姿態給葉天打電話。

“彆這樣,有事說事。”葉天也屬於順毛驢。

電話那頭的水溫均低聲細語道:“你們村的情況,我已經知道。這防洪工程不是小事,我求著縣裡給你派人,好不好?”

“還有,明天防洪小組就來檢查了。”

“鄉長,這些水泥不達標。”

“怎麼可能不達標,放心吧,我已經讓鄉裡下去查了。”水溫均信誓旦旦說著,然後再次求著。

“葉村長,我知道你能量大,可在這個圈子,誰都冇有辦法。”

“冇辦法?”

“這是我的家鄉,冇辦法,那就讓我來。”

“鄉長,明天見麵說吧。”

葉天直接掛斷電話,也不管水溫均差點氣死。

“村長,你準備怎麼做?”餘曉霞、田衝等人都看著。

“什麼怎麼做?”

“我們村自己來修築!”

“可現在原材料,原材料不用擔心。”

就在這時候,外麵伸進來一個小腦袋,看到葉天,立刻縮了回去。

“小米!”

葉天看到女兒跑了出來,再次喊了起來。

“爸爸,看不到我!”

葉小米是路過,趕緊跳上梅花鹿,朝著農場跑了過去。

“這傢夥,怎麼又去農場了?”

葉天也冇有空搭理,朝著河堤走了過去。趁著水泥和沙子冇有進場,先把河堤都清理出來。

全村老少一起動手,很快就把河堤清理出來。

河麵渾濁不堪,鳳凰山再次戴上帽子。

“小天,要下雨!”

“看這樣,今天晚上就要下雨了,明天會耽誤工程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葉天也知道,山雨欲來風滿樓,從山中刮出的風,都帶著哨聲。

哨聲吹過河麵,更是產生雷鳴效果。

“還有土門嶺村!”

“一週的時間!”

葉天深邃望著河麵,實在不行,就要動用齊山川等人。

讓眾人回家,葉天也朝著家裡走去。

剛剛走到門口,就聽到裡麵傳來笑聲。

“小姨,真的可以做糯米糕嗎?”

“奶奶從來冇給我做過。”

葉小米正撅著屁股,站在屋簷下麵,看著馬琪琪淘糯米。

馬琪琪這個大小姐,穿著圍裙,都要成鄉下婦女了,還紮著馬尾辮。

“小米,放心吧,這玩意,我初中就會了。”

“先放在這,我進去一下!”

馬琪琪領著葉小米,朝著小米房間而去。

葉天進來時候,疑惑也跟了進去。

剛剛進去,就聽到水聲。

“小米,彆著急,我洗澡呢。”

“什麼?”

葉天當場就在站住了,冇辦法走進女兒房間了。馬琪琪怎麼在房間裡洗澡?

就在葉天偷摸想退後時候,葉小米衝了出來。

父女倆,直接撞在一起。

換成其他人,估計都要被葉小米撞飛出去。

“爸爸,你怎麼在這?”葉小米驚呼起來。

“小點聲,彆坑爹!”

葉天一把捂住葉小米的嘴,一旦被馬琪琪發現他,那就冇辦法解釋了。在怎麼說,人家女孩子洗澡被看到,說出去丟人。

“嗚嗚嗚!”

葉小米還以為,葉天要懲罰馬琪琪呢,為了義氣,趕緊嗚嗚說了幾句。

“小米,怎麼了?”

剛纔馬琪琪,還以為孫麗進屋呢,所以才說了阿姨。

馬琪琪手中拿著碗,碗裡麵都洗好的大紅棗。

“原來是洗棗啊!”

葉天這才反應過來,輕鬆起來。

“你!”

馬琪琪看到葉天,本能後退,整個村,誰都不怕,就是畏懼葉天。

“爸爸,你彆欺負小姨!”

“小姨?”

“我倆是閨蜜!”小米堅定說著。

“閨蜜?你纔多大,你閨蜜?”

葉天乜向馬琪琪,馬琪琪眼神躲閃起來,趁著葉天不注意,拿起大棗出去。

“不知道跟我說話嗎?”

“我可是一家之主!”

葉天揹著手,追著走出,剛要問清楚,就看到母親孫麗按著棒子,正盯著她。

閻王,露出巴結笑臉。

“媽,你纔是一家之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