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餐廳大堂,於星月紅唇張著,驚訝無比望著葉小米。

就在剛纔,葉小米一拳,就把麵前壯漢給砸的後退。後麵的飲料箱都倒了,飲料灑滿一地。

葉小米奶凶望著對麵,一隻拳頭在前,一隻拳頭在後,標準的軍體拳。

同時對著於星月說道:“阿姨,我保護你!”

對麵一個光頭男子,從地上爬了起來,仰天怒吼。

“老六,你連一個孩子都打不過?”

“這小豆丁?”

另外一名長髮男子,留著狼尾髮型,衝著於星月吹著口哨。

就是他,剛纔調戲於星月,還讓身邊的人,抓著於星月上包間當中。

“老狼,你站著說話不腰疼,這個小土豆,吃強大飼料了吧?”

老六指著葉小米,就要動手抓。

“我不是小土豆!”

“你們欺負人!”

“欺負你咋地了?信不信,老子拆了你這個店!”

“不信!”

葉小米再次揮舞拳頭,想要讓老六退後。

就在這時候,葉天等人從房間裡走了出來,這一群人,擋在葉小米身邊。

“怎麼回事?”葉天愣愣看著女兒,女兒這動作,好像他。

“爸爸,他們欺負人!”

葉小米很快把剛纔事情說了一遍,甚至於星月也解釋一下,這兩個客人故意找麻煩。

“你大爺的!”黃飛當場就怒了。

“胖子,你是不是想死?”

外號老狼的人一伸手,就彈出蝴蝶刀,然後對著黃飛獰笑起來。

“這個孩子,是你的?”

“就這小崽子,信不信我挑了她一隻手。”

這句話剛說完,葉天挑眉說道:“孟婆!”

“明白!”

葉天已經抱起葉小米,朝著包間走去,看都不看對麵的人。

“呦嗬,也是美女?”

老六也獰笑了,孟婆已經出手了。一腳踹在此人身上,老六淩空飛起,在空中時候,孟婆再次抓住老六脖子,按在地上。

“轟!”

孟婆出手太狠辣了,老六摔在地上,未等反應過來,孟婆抓起旁邊的筷子,直接捅了進去。

“啊!”

筷子穿透老六的嘴,孟婆卻再次衝了出去。

老狼臉色狂變,蝴蝶刀連續飛舞。

“轟!”

刀光當中,孟婆一腳踹了出去,老狼連孟婆一招都承受不住,直接撞在牆壁上。

筷子再次飛了出去,把老狼釘在牆壁上。

“啊!”

慘叫聲再次傳來,於星月等人嚇了一跳。

孟婆做完這件事,撲了撲手,扭身對著於星月道:“這個人,買單了嗎?”

“孟婆,算了,彆這樣。”於星月畢竟開門做生意。

“算了?”

“他動的小米,你覺得能夠算了嗎?”

“唉!”

於星月也著急,黃飛看到孟婆這麼厲害,暗中伸出大拇指。

“轟!”

就在這時候,對麪包間大門而開,從裡麵走出一夥人。

“老狼!”

這些人看到釘在牆上的老狼,一個個都怒了。

而最中間的人,抽著雪茄,彈了彈菸灰,慢慢說道:“打了我的人,這世上,還有人動我的人?”

“金滿水,這是你朋友?”

這個人說完,慢慢抬起手來。

身邊的人紛紛從兜裡掏出槍,對準了孟婆。

“什麼?”

金滿水看到走出的人,臉色也變了。他已經認出了,對麵的人,正是橫行東港的姚爺,姚東林。

“姚爺,怎麼是你?”

“糟糕!”

彆人不知道,金滿水可是知道。在東港,都知道姚東林。姚東林權勢滔天,甚至跟上層也有關係。

據說姚東林的彆墅當中,一張照片就是姚東林跟上層大佬的。

姚東林在東港一呼百應,無論是江湖人,還是白道,都得聽姚東林的。

出了山海關,找姚爺,這已經傳遍江湖。

金滿水的海鮮,一部分都是送給姚東林的。

姚東林一句話,能夠決定許多人生死。

“姚爺,這是誤會!”

“誤會?金滿水,你覺得這是誤會?”

“我覺得,你是能耐了?”

“把飯店大門,給我封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