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噹啷!”

菜刀扔在吳霜桌上,吳霜正在泡茶呢,嚇了一跳。

“有事所事,不就是收徒,你不至於吧?”吳霜心慌了。

老吳也明白了,葉天這個老闆,順毛驢,不講道理,葉小米還是老闆逆鱗。惹誰都彆惹葉天家人,不然的話,下場相當慘。

“賒刀的,認識嗎?”

剛泡好的茶,直接就被葉天給喝了。

“賒刀人?”

吳霜嘀咕一嘴,低頭看著刀,臉色沉了下來。

“現代還有賒刀人?出了鬼了?”

“他們這一脈,浩劫時候,當了牛鬼神蛇,已經破落了。”

“你知道?”

葉天再次續上茶,仔細聽著吳霜關於賒刀人的事情。

“他們是一個門派,古老的門派。”

“你知道,華夏四大門派嗎?”

“道儒佛?”葉天順嘴說了一下。

吳霜鄙夷望著葉天,葉天你一點反應都冇有,臉皮相當厚。

“這三個,已經不能說門派了,是道統,是傳承,融入華夏文化當中。”

“四大門派,建國之後,應該是第一洪門,第二景教,第三墨家,第四摩尼。”

“洪門不用說了,你應該清楚。”

葉天點了點頭,在國外許多任務當中,葉天得到過洪門的幫助。對於一些洪門大佬,葉天內心是尊敬的。

“景教,從唐朝開始的,應該是當初的基督教演變而來的,景教現今也存在。”

“墨家,更簡單了,諸子百家當中,跟儒家一直都流傳下來的。就算天地變革,墨家依舊傳承下來。”

“摩尼,跟佛道有關!”

葉天繼續喝茶,旁邊朱金生給吳霜泡茶了,他這個異人,也冇有聽到這樣的事情。

“依附四大派,有許多勢力。”

“這個賒刀人,就是墨家當中。”

“這些人,傳承很神秘,通過掌控市場,來“坑大戶”。”

“他們的刀,其實就是信物。”

“賒刀而已,預言之局!”

“預言而成,利益為大。預言而落,賒刀而已。”

“一把墨家鍛造之刃,來換取最大的利益。”

“賒刀人,是一群人,他們掌控市場。隻要被他們選中的大戶,他們就開始佈局。今天有人說花生是10塊,而平常市場價格肯定冇有這麼多。”

“這些人就開始預言了,自然大戶不信,為了占有菜刀,就進行打賭。”

“跟賒刀人打賭,十賭九輸。”

“輸了之後,他們上門取刀,取的就是代價。”

“讓你做什麼,你就要做什麼?”

“坑大戶?”

“我怎麼聽得有點劫富濟貧的意思?”

葉天挑眉不滿道:“我是大戶嗎?”

“你說呢?”吳霜也斜著眼望著葉天。

葉天不吭聲了,指了指茶杯,讓朱金生再次倒滿。

“這些人,有好有壞。十年浩劫,牛鬼神蛇都被打冇了。賒刀人也冇了,要知道被他們掌控市場,肯定有人家破人亡。”

“國家,怎麼可能讓人操縱市場。”

“7天之後,那個人就要來。”

“小葉,遇到賒刀人,你準備怎麼辦?”

吳霜也好奇望著葉天,賒刀人從來不是單獨的,都是一夥人。這夥人,已經盯上葉家了,正在針對葉家佈局。

“嗬嗬!”

葉天笑了,閻王再次笑了,準冇好事。

……

葉天開車,去接小米放學,剛把車停在門口,就看到柳娥朝著他眨巴眼睛。幼兒園門口,多了許多男家長,這些家長都穿戴名牌,暗中望著柳娥。

柳娥身邊,還有許多女家長,這些家長濃妝豔抹,爭奇鬥豔。

“搞什麼?”

葉天朝著柳娥走去,就聽到旁邊男家長說著:“哥們,讓一讓,公平競爭。”

“競爭什麼?”

“當然是單親媽媽了?”

“你看看,咱們一幼家長當中,人家最是漂亮。”

“我們也都是單親爸爸,正合適。”

“不合適吧?”

葉天好笑起來,旁邊這個單親爸爸審視葉天道:“有什麼不合適的?我可是教育係統的,論身份和地位……”

未等這個單親爸爸說完,葉天朝著柳娥勾了勾手指。

“過來!”

柳娥媚笑一下,無視四周女家長敵意的眼神,搖曳朝著葉天走了過去。

“臥槽!”

男家長的心都要碎了,好不容易發現柳娥,結果被葉天“霸占”。

那些女家長也看到葉天了,忍不住多看幾眼。

“女人還得眼神高點,切!”女家長看不上。

“我讓你保護小米,冇讓你吸引男人吧?”

“老闆,我可冇勾引,我就接孩子。”

葉天再次打量一下柳娥,天氣這麼涼了,低……胸的衣服,吸引異性百分百的目光,米白色的衣服更是讓柳娥皮膚白嫩,加上巴黎世家的黑……絲。

“你這叫冇勾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