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天望著深坑當中,他就這麼看著兄弟,希望巫術能夠救活海川。

動了!

靈目之下,葉天清晰看到,海川碎裂的心臟復甦,剛纔跳動一下,一股股鮮血冒出。

葉天笑了。

血煞當中,閻王再次笑了。

夜色當中,巴爾虎疑惑看著葉天,臨死還能夠笑出來。

“葉天,你不是說,閻王要來嗎?”

巴爾虎真正目標,就是閻王。

“你想看閻王?”

葉天抬頭,望著四周,這些黑鱗戰兵,目光都閃爍起來。這些人都很緊張,剛纔發生的事情,他們都很恐懼。

葉天,太強了。

巴爾虎望著手中的軍刺,嗤笑道:“都什麼年代了,用這樣的老款軍刺。”

“看到冇有?最新屠龍戰衣!”

巴爾虎拍了拍胸口,這個戰衣,來自東瀛。長尚義專門利用三元集團,采購過來,裝備黑鱗戰兵。

“噹啷!”

軍刺扔在地上,巴爾虎從腰間拔出一把鐳射劍,猛地斬了下去。

軍刺斷了,甚至還有焦糊的味道。

“哈哈,看到冇有?”

“告訴我,閻王在哪?”

巴爾虎重新囂張起來,這麼多槍,這麼多裝備,甚至還有炮筒對準葉天,葉天插翅難逃。

“你想見閻王?”葉天望著斷裂軍刺,聲音飄忽起來。

“彆告訴我,你就是?”

巴爾虎也不傻,葉天能夠這麼強,要是軍中閻王,那得多強?有一個可能,葉天就是所謂的閻王。

“你很聰明!”

葉天點了點頭,而對麵巴爾虎聽到葉天是閻王,更加瘋狂笑了起來。

“你是白癡嗎?你要真是閻王,自己一個人跑到這裡?”

“再說,閻王已經廢了,你怎麼可能是閻王。”

“誰告訴你,我一個人。”

葉天目光越發冰冷起來,麵對黑鱗戰兵,葉天身上的血煞再次爆發出來。

“你敢動一下試試?”

巴爾虎囂張起來,無論葉天有什麼準備,哪怕他真是閻王,今天也要死在這裡。

葉天伸出一根手指,然後指向所有人。

“送你們,見閻王!”

“什麼?”

巴爾虎瞳孔一縮,就在這時候,每一名黑鱗戰兵眉心,出現一個紅點。

“紅外線!”

“躲開!”

巴爾虎看到了,剛要叫這些人躲開。

“砰砰砰!”

在巴爾虎的麵前,一朵朵血花綻放,一具具屍體倒在血泊當中。

細微的槍聲,讓巴爾虎感受到恐懼。

“我弄死你!”

巴爾虎在躲避,同時舉起手中的槍,剛要對準葉天。

葉天的身後的黑影當中,突然傳來轟鳴聲,一架紅色噴氣式戰機,從山腰出提升而起,就站在葉天的身後。

“烈火戰機團,拜見,閻王!”

戰機當中,肅殺之聲而出。

葉天冇有回頭,他的身後,一架架戰機都從黑暗當中而出,暗金色的槍管,血色尾翼。

華夏第一戰機序列之一,烈火戰機被閻王召喚而來。

烈火戰機,隸屬龍魂。

黑暗當中的殺神,真正出現了。

“我命令!”

威嚴的聲音,從葉天嘴裡而出。

此時此刻,他就是索命閻王。

“攻擊!”

“是!”

烈火戰機開火了,刹那間,整個山頭要被炸裂一樣。

戰鬥機的子彈,轟在地麵上,管你什麼屍體,什麼樹木,彷彿被雷霆清掃一遍。

巴爾虎還想躲避,哪有什麼機會。

“不~!”

就算身穿屠龍戰甲,巴爾虎淩空爆碎開來。

剩下的黑鱗戰兵,在紅外線瞄準器的鎖定下,全部屠戮一空。

“繼續給我開火!”

葉天指向隱藏的基地,戰機騰空而起,瞬間折返,然後再次開火。

這方天地,徹底化為煉獄。

火光沖天,葉天的麵容,無比的剛毅和肅殺。

“葉,葉天?”

一隻手,從泥土當中而出,海川破土而出,看到葉天,有點不敢相信。

葉天用力抓住海川的手,把海川給救了上來。

“等著我,我替你報仇。”

“你!”

海川雖然活了,但是身上都有傷,腳筋都斷了,海川無法行走。

“轟隆隆!”

戰機從上空俯衝而過,海川都傻眼了。

“你,你動用了戰機?”

“等著!”

葉天冷笑起來,再次指向另一側山峰。

“讓這個山峰,給我下降一米!”

“是!”

烈火戰機對準了山峰。

而此時,山峰對麵,明豐和長尚義,臉都綠了。

“我草你瑪德,閻王,你動用戰機?”

“你不得好死!”

“跑!”

明豐早就衝向直升機了,在炮彈來臨最後時刻,直升機飛了起來。

長尚義也跳了上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