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田老?他說院長,是哪個院的?”

“好像農科院,的確姓田?可他怎麼可能認識,這是假的。”

“他剛剛加的,是有人演戲吧。”

眾人都在議論,甄元慶第一個就不相信,當場就跳了出來。

“葉天,你找人演戲呢?”

“就你還認識田院長,你家祖墳炸了,也不可能。”

“就是!”水溫均也點了點頭。

薛東龍望著葉天,搖了搖頭,低沉說著:“你要知道,找演戲的冒充院長,已經涉嫌犯罪了。”

“誰說呢?”田保國低沉說著,他好像聽到有人質疑葉天。

“就是他們,他們要讓我交出黃金玉米,試驗田也不給我。”

“田老,我可以奉獻出來,但是試驗田,得交給鳳凰村。”

“小子,開視頻。”

田保國掛斷語音,手機中傳來掛斷的聲音。

“跑了?哈哈,這個演戲的,跑了。”

“不敢了吧?”

甄元慶再次笑了起來,未等笑完,葉天手機再次響了起來,田保國發了視頻邀請。

葉天接通視頻,終於看到田保國。

田保國正坐在辦公室中,戴著老花鏡,對著葉天點了點頭。

“小子,老鄧跟我說了你的身份,放心吧,交給老夫。”

“麻煩田老了!”

“不,老夫應該感謝你。你不當兵,卻弄出九穗玉米,老夫替國家感謝你。”

“來,我看看,誰說老夫是演戲的?”

田保國沉著臉,雙目射出威嚴的光芒。

這可是上位者之威,葉天把鏡頭翻轉,對象甄元慶。

“這是誰?”

“一名商人!”葉天淡淡說著。

“商人有資格評論試驗田?懂個屁!”

田保國當場就罵了起來,說的甄元慶指著手機,再次吼道:“你敢罵我,你這個演員完蛋了,知道嗎?”

“誰是這裡負責人,老夫記得,好像叫什麼薛……”

“薛東龍!”葉天淡淡說著。

“對,他在哪?”

葉天再次移動一下方向,讓田保國看到薛東龍。薛東龍此時依舊在笑著,卻聽到手機中,傳來威嚴聲音。

“小薛,誰告訴你,試驗田不給鳳凰村的?”

“你叫我什麼?你一個演員。”

“把手機給他!”

田保國根本不廢話,這種級彆,那需要說其他的。

葉天隻是倒轉一下,讓薛東龍能夠看到田保國。

“啪!”

剛剛翻轉,薛東龍一眼看到田保國,手中的茶杯都掉了。

“田,田院長?”

薛東龍冷汗直流,他開會的時候,曾經見過。人家在台上,他幾乎在最後排,遙遙相望。

就算如此,薛東龍也能夠認出田保國。

“問你話,回答老夫。”

“我,我……”

薛東龍回答個屁,視線已經被冷汗遮蔽,薛東龍身體都在發抖。

“薛先生?”水溫均也傻眼了,就薛東龍這個表情,好像麵對真是農科院院長。

“人家交出黃金玉米,有這個實力,憑什麼試驗田不給小葉?”

“薛東龍,你有這個權利嗎?”

“還是市裡有這個權利。”

“省裡?”

田保國說完,薛東龍瘋狂搖頭,然後對著田保國顫抖說著:“我隻是提議。”

“提議?原來是這樣。”

“那就可以了,這次我拍板,這件事交給小葉農場。”

“農科院出資,其他的都彆想了。”

“好,就聽院長的,院長怎麼說,都可以。”

田保國擦拭一下臉,隻敢點頭,一句反駁都冇有。

“有冇有意見?”

“院長,哪有什麼意見,我聽你的,誰敢反對,我第一個不同意。”

薛東龍抬頭看向水溫均,還故意把手機轉動一個方向。

這意思很明顯,這是鄉裡所為,跟他冇有關係。

水溫均心中狂罵,望著手機擠出笑臉。

“院長,好!”

“好個屁!”

田保國看都不看水溫均,一句話說完,就對著薛東龍說道:“把手機,交給小葉。”

“黃金玉米的事情,不用你管了。”

“你跟人家小葉好好學習一下。”

“知道,我聽院長的。”

田保國也擠出笑容,甚至望著葉天,滿嘴都是笑容。

葉天重新拿回手機,對麵的甄元慶雙腿顫抖了,他剛纔罵了田院長?

真要得罪田院長,上層一句話,他的金特啤酒廠也不用開了。原材料都買不進來,任何部門,都會下絆子。

“噗通!”

“院長,剛纔是誤會,我真不知道是你。”

甄元慶哀嚎起來。

手機中的田保國,聽都冇有聽,他這種級彆,豈能跟一個小小商人對話。

“小葉,你就放心吧。”

“九穗苞米交在你農場,我們都放心。”

“你給老夫一個時間,多久能夠量產?”

“明年就可以,不用等很久的,到時候,鳳凰村的土地,都種上黃金玉米,至於九穗,我也會在試驗田中,加大培育。”

“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