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為這仨瓜倆棗?你不想讓你們村好了?”

“我們黃爺不收你們錢,你還準備問我們要錢?”旁邊人當場就怒了。

葉天很“摳門”說道:“兩碼事,是你們主動不要錢的。可我這太白雞,很名貴的。”

“在名貴,也是雞。”

“一隻雞上千塊,要麼給錢,要麼我還冇興趣了。”葉天耍起無賴。

“好了!”

山羊鬍蓋著蓋頭,正在運氣,差點被葉天給弄走火入魔起來。

“不用雞血,也行,快點倒酒。”

“彆廢話了!”

山羊鬍著急請仙,趕緊收拾葉天得了。

兩人瞪了葉天一眼,然後開始倒酒。這酒揮灑在山羊鬍四周。足足倒了三圈,終於停了下來。

葉天好奇看著,靈目之下,好像四周靈氣稍微彙聚一下。

靈氣跟葉天吸收無法比。

太稀薄了,看到葉天都替山羊鬍發愁。

“請仙!”

“日落西山啊,黑了天。”

“家家戶戶把門插,鳥奔山林,虎歸山。”

“腳踩地,頭頂天……”

“先請狐來,後請黃,請請長莽靈貂帶悲王。”

葉天再次有節奏點了點頭,扭頭詢問旁邊說道:“這玩意,唱得不錯,老黃應該上台。”

“閉嘴,你懂什麼,這是請仙報名。”

“馬上就要捆竅了。”

“你就等著吧。”

這兩人厭惡看著葉天,等一會黃爺請仙成功,葉天完蛋了。

葉天聳聳肩,冇有在吭聲了,卻拿出手機,給老黃拍照。

“回頭我給放在網上,讓大家都看看。”

“真的假的,開始哆嗦了?”

“用不用,我拿個筷子和水碗,老黃一會給我立一個筷子?”

“你給我閉嘴,我們黃爺,可是四梁八柱之一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四梁就是胡黃長清風,八柱就是掃、看、傳、護和通天、歸地、關、探兵。”

“你們不是唱二人轉的嗎?”

葉天淡淡一笑,而對麵兩人,瞬間反應過來。

馬上,這兩人就獰笑起來道:“現在也不想要瞞著你了,葉天,你知道馬德水吧?”

“認識,我宰的。”

“轟!”

就在葉天說完,身後傳來風聲。

隨著這風聲,大地當中塵土飛揚,四周好像出現黃沙一樣。

葉天眯縫眼睛,就看到山羊鬍以詭異的姿勢,站在凳子上。

一條腿高高抬起,斜指蒼穹。另一個條腿站在凳子上,而凳子卻用一條凳子腿站在地上。

山羊鬍在空中盤旋,臉上卻有黑氣。

“嘎嘎,你居然敢動馬德水?”

“葉天,你可知罪?”

這聲音,一半山羊鬍,一半尖銳的聲音。

“異人?”

“呼呼呼!”

葉天剛說完,風聲再次而出,四周更是鬼哭狼嚎,甚至遠處的月亮已經看不到了。葉天的四周,被狂風籠罩。

“你知道異人,還敢對馬德水動手?”

“葉天,你可知罪?”

“老黃,你站得穩嗎?”

“葉天,你可知罪?”老黃或者說,現在上身的清風鬼仙,在質問葉天。

可就在剛說完,老黃的身上,突然衝出一隻雞。

太白雞直接叼向老黃,然後其他公雞朝著凳子撞了過去。

“轟!”

凳子倒了,山羊鬍也砸落下來。瞬間,山羊鬍的身上,衝出一道道黑氣,這些黑氣,讓這些公雞紛紛飛了出去,倒在地上,身體僵硬。

“混蛋,敢對本仙動手?”

“葉天,你可知罪?”

山羊鬍再次喊了起來,而旁邊兩人手中卻出現棒槌,攔住葉天。

“我們就是為你而來的。”

“馬德水,可是馬家人,你都敢動?”

“你找死嗎?”

“你殺我的雞?”

葉天低頭看著太白雞,一腳朝著對麵的人踹了過去。

“轟!”

棒槌當場碎了,老黃的手下捂著肚子,趴在地上,開始吐了起來。

“你怎麼敢?”

另一個人舉著棒槌剛要過來,葉天一抬手,抽在這個人臉上,當場就把人給抽迷糊,跪在地上。

“忍你們很久。”

“真以為,我不知道你們?”

“還請仙?不知道建國以後,不許成精嗎?”

葉天目光冰冷起來,撿起地上的棒槌,朝著山羊鬍走了過去。

“你!”

山羊鬍完全被嚇住了,往常請仙,都會震懾眾人。許多人看到四周黃沙,就軟了,被嚇住了。

哪有像葉天這樣,直接出手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