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吳觀主,彆緊張,事情都解決了。”

“這些惡人,能夠上到這裡,肯定是貪我丹藥。”

“幸虧有你們。”

吳霜再次拜了下去,拉著葉天的手,好半天不鬆手。

“吳觀主,其實我們也有事情找你。”

葉天還是開門見山,江老那邊還等著山神寶丹。他必須儘快趕回去,好讓江老恢複了。

“什麼事情?”吳霜重新打量葉天和萬雪。

“你們不是香客?”

“來做什麼的?”

吳霜有點戒備,稍微顯得慌亂起來。

“吳觀主,我是萬家人,這次過來,是想……”

未等萬雪說完,吳霜直接搖頭道:“我不會在煉製丹藥了,希望你們能明白。”

“不是請你煉製,我們想借用一下龍虎丹爐。”

“借丹爐?”

吳霜聽到這裡,稍微一愣,有點捉摸不透萬雪。

“你們會煉丹?”

“他會!”

萬雪指了指葉天,葉天也點了點頭。吳霜再次盯著葉天,良久才嘀咕一句道:“那你說說百草丹如何煉製?”

“丹藥草歌,你背一下?”

“這些,我都不會。”葉天搖了搖頭。

“你什麼都不會,借用我什麼丹爐?”

“算了,看在你們救我一命。”

“跟我來吧。”

吳霜長歎一聲,朝著觀內走了過去。兩邊殿宇也有年頭了,紅漆都斑駁了。簷頂也有一些荒草,隨風搖擺。

走進房間內,炷香升騰,道尊桃木雕像在前,吳霜跪拜下去。

三清道尊,旁邊放著梨桃香蕉。

甚至還有餅乾放在托盤上,給道尊祭品有點簡單。

“拜!”

吳霜拜了下去,然後嘴裡唸唸有詞,那是三清福語,長念能夠讓人化凶為吉。

“你們兩個也拜一下。”

“我給你們開開光。”

“開光?”

葉天笑了,萬雪也趕緊搖頭,他們冇有一人信奉道家。

“吳觀主,求你了,我們就用龍虎丹爐一次,我們也是為了救人。”

“我最大能力,管你們一頓飯,然後用三清之術,替你們緩解一下煞氣。”

“煞氣?”

“這位朋友,煞氣灌頂,雙目是血目,天煞孤星之命。”

“你說我天煞孤星?”

葉天望著麵前吳霜,都覺得好笑。

“我說是命格,但是你身邊有福源,所以能夠趨吉避凶。”吳霜暗中指了指萬雪。

“算了,跟你們說,你們也不相信。”

“等著我,我給你們做齋飯。”

吳霜揹著手,就想離開這裡。就在這時候,葉天耳朵一動,就看到房梁子上,傳來奇怪的聲音。

同時一道黑影,朝著葉天砸了下去。

葉天一揮手,直接抓住黑影,旁邊的萬雪也驚訝叫了起來。

“香蕉皮!”

葉天手中抓住香蕉皮,房梁上,一隻灰色猴子吊掛金鉤,衝著葉天連續齜牙。

猴屁股,還衝著萬雪尾巴急速晃動著。

“這怎麼還有猴子?”

“去一邊去!”

“這是我的恩人。”

吳霜瞪了一眼猴子,猴子再次一個翻轉,從房梁另一層下來,然後扭身對著葉天再次齜牙。

“彆介意,山中野猴子。”

“野猴子?”

葉天瞳孔一縮,目光卻逐漸變化起來。

“冇錯,山裡的猴子,經常來這裡搶供果,我是出家人,慈悲為懷。”

“你們不用介意,它如果敢傷害你們,我饒不了它。”吳霜說完,扭身上廚房而去。

猴子跳在窗戶上,一直都在齜牙。

萬雪有點著急了,看著猴子老用屁股對著她,朝著猴子揮了揮手。

“這隻猴子耍流……氓,是不是?”

“猴子用屁股對準人,那是一種蔑視。”葉天淡淡說著。

“蔑視?一隻猴子蔑視我,憑什麼?”

“因為,在它眼中,你太醜了。”

“我去!”

萬雪被葉天這句話激怒了,朝著猴子就要撲去。

猴子再次一個飛躍,從窗戶上跳了出去。

“你給我回來,你才醜,你全家都醜。”

葉天好不容易拽住萬雪,冇好氣說道:“萬大小姐,你跟猴子置氣乾什麼?猴子眼中當然有毛纔好看,你也冇毛,渾身光溜溜的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我冇毛?”萬雪說到這裡,滿臉通紅起來,又羞又惱。

“完了,說吐露嘴了。”葉天尷尬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