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黃金海岸酒店,也是私人場所,在東港也是富豪雲集的。現在這個時節,客人很少,金滿水給葉天準備的,都是豪華套房。

酒店還有溫泉、遊泳館、健身房等等。

葉小米來到酒店,就要去趕海。

葉天放下揹包,整理一下,特意卻旁邊超市,買了十幾袋鹹鹽,還有幾瓶礦泉水。

“給你!”

葉天把礦泉水給了柳娥,柳娥開心笑了笑。

“喝了!”

“還有你們,都喝了!”

葉天還把礦泉水,遞給馬琪琪和金滿水,惹得柳娥疑惑看著。

“乾什麼?一會兒就吃飯,喝礦泉水乾什麼?”

“哈哈,小葉看來是明白人,來趕海,需要弄瓶子?”

金滿水是故意坑柳娥,眼看著柳娥喝完水,才解釋起來。

“瓶子?”

“你為了要瓶子,纔給我水?”柳娥那個氣,葉天還是這麼“損”。

葉小米揹著包,戴著防曬帽,手裡還拿著紅色小桶。

“爸爸,快走吧,我們去挖蟶子!”

葉小米一直惦記著,雖然無法下海,但是能夠在海邊挖蟶子,也是最開心的事情。

“走!”

葉天把鹹鹽放在瓶子裡,還在瓶口插入吸管。

“小葉,是專業的!”

金滿水已經換上水鞋了,然後把手下喊了過來,耳語幾句。

“今天,就讓你們看看,我們海邊的人,是怎麼抓蟶王的?”

“把你能的!”

柳娥最看不上金滿水這樣,也換上水鞋,拿著自拍杆,再次準備開啟直播。馬琪琪跟在葉天身後,就跟小丫鬟一樣。

“大海,我來了!”

葉小米已經衝向海灘,私人海灘,當然很冷清。葉小米踩著細沙,揮舞著手臂,湛藍色的天空,有海鷗在盤旋。

結果冇盤旋幾下,一隻海鷗尖叫起來。

“小白!”

葉小米趕緊喊了起來,好好的海鷗,被海東青和雪鴞給抓,差點就給抓死。

葉天也抬頭看著,瞪了海東青一眼。

海東青和雪鴞展翅而逃,離著葉天老遠,準備從另一側下手。

“小心,你們被海鷗圍攻!”

葉天也戴上膠皮手套,朝著灘塗走了過去。

“小米,看到這些小孔了嗎?”

葉天指了指灘塗上,那些孔洞,這些孔洞,在灘塗上,很明顯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馬上進就看到了!”

葉天說完,直接往這孔洞當中,撒著鹹鹽。很快,孔洞冒出水,然後肉嘟嘟的東西,鑽了出來。

“蟶子!”

“蟶子怎麼出來了?”

“有的說,蟶子遇到鹹鹽之後,會以為到了漲潮,就從窩裡鑽了出來。”

“其實蟶子最怕鹹鹽。”

“看到冇有?”

“現在天氣冷了,等下個月,想要抓都夠嗆了。”

葉天提醒一下葉小米,旁邊馬琪琪也拿起一個瓶子,也灑向旁邊。蟶子,猶如雨後春筍一樣,直接都鑽了出來。

“厲害吧?”

葉天顯擺著比量一下,柳娥拿著手機,正在直播呢,直播間看到男神挖蟶子,也都在議論。

剛剛議論,直播間的人,突然看到葉小米。

葉小米拿著小桶,走到一個孔洞麵前。

“出來!”

“哈哈,香囊女孩,太有意思了,不用鹹鹽,光憑嘴?”

“這奶聲奶氣,太可愛了。”

眾人都被葉小米命令蟶子的聲音,弄得笑了起來。

下一秒,孔洞當中冒出水花,然後蟶子“長”了出來,甚至蟶子在用力,直接跳進小桶當中。

“臥槽!”

“我看到什麼?”

眾人驚呼起來,指著螢幕,想要仔細看清楚。

柳娥也愣住了,趕緊跑到葉小米身邊,想要詢問清楚。

“小米,你這是乾什麼?”

“挖蟶子!”

“這是我冇帶手套,爸爸不讓我動手!”

“我隻能這樣了!”

葉小米嬌憨說著,然後對著柳娥豎起手指:“小點聲,彆讓爸爸聽到了。”

葉小米暗中指了指葉天,葉天和馬琪琪,正撅著屁股,用鹹鹽挖蟶子呢,完全不知道葉小米動用這一招。

“這也行?”

“剛纔是蒙的吧?”

柳娥再次詢問一下,卻看到葉小米,再次來到一個孔洞麵前,對著孔洞囔囔說著。

“蟶子,出來吧!”

下一秒,孔洞再次冒水了,蟶子真的又一次出來。

“這?”

柳娥直愣愣看著蟶子,蟶子“努力”朝著水桶爬了上去,然後落在桶中。

“啊!”

“香囊女孩,到底怎麼做到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