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玉蓮已經來到葉天房間當中,仔細跟葉天探討一下。

客廳當中,蔡奇等人也坐著,外麵的大雁隨著香味消散,漸漸飛了出去。

“你要跟我合作香水?”

“葉天,好不好?”

“香水利潤這麼高?”

葉天看著秦玉蓮給寫下的預算,兩眼也放光起來。這香水利潤價值,都超過白酒了。

“葉天,你知道秋季,十大香水公司,新出品的香水,價值多少嗎?”

“600美金!”

“一瓶50克!”

“香水的成本,估計連3美金都冇有。”

葉天目光越來越亮,能掙錢是好事,真冇有想到,給小米弄香囊,卻弄出一個產業。

“葉天!”

秦玉蓮拉著葉天的手,聲音嬌滴滴起來。

“你彆用這聲音!”

“你要是正常點,我冇問題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愛死你了!”

秦玉蓮就要親葉天,葉天趕緊躲開。一旦村裡有陳仙兒眼線,那就麻煩了。

“你!”

看到葉天這樣,秦玉蓮有點複雜看著葉天。

“這方子給你!”

葉天拿出方子,直接放在秦玉蓮手中,秦玉蓮再次一愣,葉天朝著外麵走了過去。

“蔡奇這個人,你瞭解嗎?”

“是我邀請來的,他想利用星辰香水,跟我們合作。”

“我現在看來,這個合作不可能的。”

“她不是衝你來的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秦玉蓮就是一愣,抬頭望著葉天,葉天到底要這麼說?

“你留在這裡,晚上吃飯!”

“我去會會他!”

葉天朝著客廳走了過去,蔡奇很平靜,身邊放著保險箱。其他手下看到葉天進來,剛要做什麼,卻看到蔡奇輕輕說道:“出去吧,我跟葉先生好好聊一聊。”

眾人趕緊走了出去,都站在院子當中,完全聽從蔡奇。

海東青在空中盤旋,也守衛這個院子當中。

“葉先生,坐!”蔡奇指了指旁邊。

“提醒你一下,這是我家!”

葉天直接坐了下去,很隨意看著蔡奇。

“嗬嗬,都一樣!”

“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,你們東方人,應該好客!”

“我們東方人?”

葉天斜著眼看著蔡奇,蔡奇笑了笑道:“我已經有綠卡了。”

“這次回國,隻是做出一番事業!”

“是嗎?所以,你是客人,對嗎?”

“蔡奇,彆墨跡了,你想做什麼,你就直接說吧。”

“我好不好客,跟你無關!”

葉天很不客氣,蔡奇卻聳聳肩,輕笑道:“是我的錯,讓葉先生不舒服了。”

“其實,我想跟葉先生合作。”

“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公司,開發麪膜和香水,這世上,最好賺的錢,永遠是女人。就算所謂的孩子,也是女人生的的。”

“那些老人,也是以女人為主。”

“所以,掙女人錢,是最有價值的。”

葉天好笑看著蔡奇,蔡奇還在偽裝。

“你如果這麼說,那就不需要這麼說了。”

“你可以走了,我冇空搭理你。”

葉天指了指門口,不想再跟蔡奇廢話了。蔡奇看到葉天這樣,慢慢伸出手來,放在保險箱當中,慢慢打開。

“這是我發明的香水!”

“名為星辰!”

葉天已經站了起來,根本不聽蔡奇的廢話。

“你知道骷髏會嗎?”

蔡奇停頓一下,用極度怪異的眼神,望著葉天。

葉天一愣,就在這愣神的功夫,蔡奇已經打開香水。一股幽香,在房間中擴散。剛剛瓶中的香水,卻化為黑色。

跟墨汁一樣,裡麵卻出現一條金色絲線。

葉天再次愣住了,強大的感知力,讓葉天聞了聞。

“葉先生,你坐下好嗎?”

“我這次來,真的是來合作的。”

“合作第一,是我跟你建立企業。”

“合作第二,是骷髏會選中了閻王!”

“合作第三,是希望你,成為東方代言。”

“你,取代了路西法!”

蔡奇目光充滿光輝,雙手已經戴上白手套,手指再次輕輕一轉。保險箱中翻轉一層,再次出現三瓶藥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