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葉先生,你喜歡這個約伯的人嗎?”王青龍合上聖經,很平靜看著葉天。

“說完了?”

王青龍一愣,葉天一個巴掌就抽了下去。

“啪!”

速度太快,力量也強,摩天輪的房間都傾斜起來。

王青龍揉著臉,震驚看著葉天。

他的身體經過邪藥淬鍊,先天都無法傷害他,葉天一個巴掌,有這個威力。

葉天也瞳孔一縮,冇有想到,王青龍能夠承受他一掌。

他本來想一擊必殺。

“上帝是不是說過,打了右臉,你應該把左臉也送上去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啪!”

王青龍的左臉再次被抽,王青龍一個踉蹌,膝蓋上的聖經,已經掉在地上。

“葉先生!”

王青龍揉著臉,陰狠起來。

“看來,你不喜歡約伯這樣的人。”王青龍身上出現一股邪氣,這股邪氣,讓王青龍的眼眶都陰森起來。

“你以為,你們邪冥門是上帝?”

“不,葉先生,你錯了。邪冥門從來不是上帝。”

“撒旦!”

葉天望著王青龍點了點頭,他已經知道了,邪冥門是撒旦,而上帝就是五指盟。五指盟這些傢夥,想要掌控人間。

那些富人,被賜予,五指盟隨時都可以收回。

就像申國富,當初讓申國富一路成為國企老總,這就是上帝的手段。而王青龍隨時都可以剝奪申國富所擁有的。

這種擁有,可以是懲罰,也可以是獎賞。

“嗬嗬!”

葉天不屑笑了起來,這笑聲,讓對麵王青龍愣了一下。

“我記得,有人跟我說過,華夏四大派。”

“四大門派,第一洪門,第二景教,第三墨家,第四摩尼。”

“你們邪冥門應該來自景教,對嗎?”

“咦?”

王青龍再次愣住了,他也冇有想到,葉天會知道景教。他們邪冥門的確從景教中脫離而出,進入五指盟當中。

“或者,應該說,這四大門派,都是五指盟的。”

“你!”

王青龍眼神躲閃起來,臉色更加隱藏起來。

“葉天,我現在隻問你,能不能合作?”

王青龍明顯打斷葉天,可在葉天眼中,葉天好像推斷出來什麼。

“上九流,四大門派!”

“五指盟,隱藏太深了!”

葉天心中也覺得不好,這樣的組織,卻不被其他人知道。

“葉天,給你一個選擇。”

“加入我們。”

“隻要你加入,我們會讓你成為無上之人,擁有更多的權勢。”

“你是兵中閻王,我們可以讓你掌控華夏之軍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葉天挑眉,不等王青龍說完,輕蔑說道:“隨時可以剝奪我,懲罰我,然後還讓我腆著臉感激你們。”

“你們還真以為自己是上帝?”

“可惜,在我眼中,你們連一個人都不配。”

葉天再次伸出手掌,直接抽了下去,這一次,動用九陽靈氣。

“啪!”

王青龍撞碎剝離,震撼看著葉天。

“停下來!”

王青龍突然打了一個響指,對麵的葉天真的不動了。王青龍揉著臉,直接罵了起來。

“給你臉了是不是?”

“我讓你打,你纔可以打我。”

“你以為我剛纔乾什麼?”

王青龍指著聖經,剛纔他翻動聖經,已經在催眠了。王青龍憤怒指著葉天,對著葉天吼道:“我現在讓你死,你都得聽我的。”

“你以為,下麵是人嗎?”

“這是螞蟻,這是韭菜,這是讓我們踩在腳底下,隨意玩的草芥。”

“天下,是金字塔的。”

“我們是建立金字塔的。”

“你以為,憑藉你一個人,敢跟我們邪冥門鬥?”

“葉天,我給機會了!”

王青龍瘋狂吼著,剛說完,對麵的葉天,抬起頭來。

“他們不是草芥!”

“你纔是!”

“什麼?”

王青龍震驚無比,葉天怎麼冇有被催眠。

他上哪知道,葉天得到山神傳承,神魂力驚人,豈能被邪術催眠。

“轟!”

王青龍隻能夠動手了,必須搶先出手,葉天的力量,他有點承受不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