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骷髏會,來自耶魯大學秘密精英社團,每年吸收15名大學的3年級大學生。骷髏會是1832年建立的。

這個神秘組織,逐漸成為世間最頂級的組織。

高樓一處密室當中,四周都是高高的書架,書架上堆積典籍。

這些西方典籍,每一本都價值連城。

書架之下,寬敞書桌上,坐著一名老者。老者翻看手中的書籍,手中還拿著放大鏡。

身邊放著鵝毛筆,他翻譯著上麵的拉丁文字。

“大人!”

房間一個角落,傳來聲音。

老者冇有抬頭,繼續翻譯著。

良久,老者終於抬頭,如幽冥一樣的瞳孔,終於看向角落。

老者太老了,滿臉都是老年斑。

彷彿動一下,身體都能夠瓦解一樣。

可就算如此,這個眼神,讓角落的黑衣人,直接跪了下去。

“何事?”

“暗網,路西法在東方失敗了。”

“東方?華夏?”

老者陰森說著,慢慢放下書籍,敲擊桌麵。

這個聲音,好像讓心臟停止一樣。

“華夏那邊,知道暗網是骷髏會的嗎?”

“不知道?”

“嗬嗬,你確定?”

“大人,真的確定。”

隨著這句話,房間內好像黑暗下去,蒼老的身體,湧現出一股恐怖的氣息。在這氣息當中,書架上的書,都在震動。

“真的,路西法死在五指盟一名殺手手中。”

“對了,或許還有閻王。”

“閻王?那個所謂的兵王,他不是被共濟會的人,給弄死了嗎?”

“他並冇有死!”

老者知道一切,他再次站了起來。按著金色權杖,慢慢走著。書架一個個閃出一道空間,書架後麵的隱藏一個甬道。

甬道之上,掛著骷髏會曆任會長的圖像。

隨著老者走動,來到一個青銅門麵前。

而就在這時候,老者看向最後麵的一幅畫,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
身後的人根本不敢抬頭,他當然知道這是什麼。

創始人,威廉拉斐爾的畫像,而這個畫像中的男人,居然跟老人有點像。

或者說,第一代創始人,威廉拉斐爾,就是麵前的老者。

“進去吧!”

“大人,我不敢。”

“今天,你可以。”

拉斐爾走了進去,青銅門關閉了。

……

鳳凰農場當中,陳仙兒好像聞到什麼,疑惑看向最深處大棚。

“藥味?”

“媽媽,你看什麼呢?”

葉小米指甲,都塗滿紫顏色,很是好看。陳仙兒完美的指尖,也是如此,堂堂劍仙陪著女兒塗指甲,這要讓五指盟殺手看到,一定會震驚。

“那邊是什麼?”

陳仙兒已經看到其他大棚,都是水果蔬菜。

“那是爸爸藥田。”

“我帶你去!”

“可以嗎?”

聞著藥材香味,陳仙兒好像看到藥材大棚之外,隱約有陣法。

“當然可以。”

“雖然,爸爸不讓我進去,我們可以偷摸進去。這個陣法,我早就解開了。”

“不好!”

陳仙兒已經看到,大棚側麵寫著閒人勿進,後果自負。

“算了,不看了。”

“媽媽,真冇事,我去喊爸爸。”

葉小米朝著葉天跑了過去,葉天聽到陳仙兒想要進入藥田,卻淡淡一笑道:“冇事,都是一家人。”

“誰跟你一家人?”

陳仙兒嘴裡這麼說著,看到葉天同意,雙眸卻閃爍異彩。

“嗬嗬!”

葉天也不介意,反正已經習慣陳仙兒冷漠。

等陳仙兒走進藥田,直接傻眼。

“百年人蔘?”

“還有何首烏?雪蓮?”

“這裡,還有千年?”

這些藥材,對於武者,對於古宗都是很重要的。

誰能夠想到,在這山村當中,會有這麼多千百年的藥材。

就這一個大棚,如果被外麪人知道,不得了。

“葉天,這是你弄的?”陳仙兒肅然看著葉天。

“我種的,怎麼樣?”

“你要喜歡,摘點。”

“我可以?”

“當然,你可是小米媽媽。”

葉天抓住機會,這讓陳仙兒目光鬆動起來,望著這些藥材,尤其千年人蔘,陳仙兒點了點頭。

“葉天,算我欠你的。”

“我的確需要這千年藥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