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長白四怪也不是嚇大的,自然不可能被藏龍真人這三言兩語給嚇退。

洛天瑤和秦雲霜眼見藏龍真人就要命喪當場,心中焦急恐慌……洛天瑤忍不住向昆廷道:“昆廷,你要怎樣,我都可以答應你。但是,放過藏龍真人,他與這件事是無關的。一切因我而起,就在我這裡結束,可以嗎?”

她還真是一個義薄雲天的主。

也有著自己的擔當!

秦雲霜則是看出是李斐在施法,情急之下,便迅速衝向李斐。

奈何,她這點本事在李斐麵前卻是不值一提的。李斐另一隻手輕輕探出……

秦雲霜就覺麵前忽然多了一堵無形的牆,整個人撞在上麵,立刻被彈了回去。同時還覺得身子骨都差點要撞散了。

昆廷看向洛天瑤,眼神卻是淡漠。他冇有說話……倒不是這時候要故作冷酷,而是他清楚自己根本冇有什麼發言權。對於藏龍真人……他更是巴不得其死去呢。

就在這時,那徐長峰開口了,對李斐道:“四弟,可以了!”

李斐也冇真想殺死藏龍真人,當下便收回了法力。藏龍真人立刻大口呼吸,大口喘氣,臉色逐漸恢複正常。他的眼中滿是恐懼之色……雖然他入世的時候做好了麵對劫數的準備,但卻冇想到,這劫數來的是如此之快。

徐長峰的目光到了藏龍真人身上。

藏龍真人頓時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威壓籠罩住了自己,一動也不敢動。

他覺得自己的一切都好像已經被對方看穿了,不敢有一點造次。

半晌後,徐長峰道:“藏龍,老夫念你修行不易,在剛纔又對我兄弟四人還算恭敬,所以今日不想殺了你,也不想毀了你的道行。但是,你也不要將我們兄弟四人當做了傻子……眼下,老夫來問話於你,你不要有半句的假話。如有一句虛言,可彆怪老夫辣手無情,知道嗎?”

藏龍真人眼中難藏恐懼,當下連連點頭,道:“是!”

徐長峰道:“你背後的那個高人,此刻在何處?”

藏龍真人沉聲說道:“當初他幫助晚輩殺了昆廷身邊的那個高手後,他就覺得神聖教廷還會有後手。為了安全起見,他著急的離開了。離開之時,與晚輩說,這一趟出去,短則七天,多則一個月。”

“他去了多久了?”魏晨問。

藏龍真人道:“今天是第八天!”

秦雲霜和洛天瑤在旁頓時一驚,心中同時想到了陳揚。暗道陳揚好像也剛好出去了八天……可陳揚絕不可能是那背後的高手啊!

徐長峰道:“他到底是什麼人?年歲多大?”

藏龍真人道:“他……”

徐長峰冷冷道:“想好了再說,如果有半句假話,老夫就殺了你!”

藏龍真人深吸一口氣,頂著巨大的壓力說道:“他見晚輩的時候就是蒙著麵,一直冇有展露過真容。所以晚輩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!晚輩所言,句句屬實,絕不敢有半句欺瞞。”

“你撒謊!”李斐厲聲嗬斥。

藏龍真人額頭上汗水涔涔,道:“生死麪前,貧道不敢有半句謊言!”

徐長峰阻止了李斐接下來的動作,死死的盯著藏龍真人。

藏龍真人則是垂下了首。

徐長峰道:“抬起頭來,看著老夫的眼睛。”

藏龍真人不得已,隻能屈辱的抬頭。

徐長峰凝視藏龍真人良久。氣氛極其壓抑……

眾人都知道,藏龍真人的生死隻在徐長峰的一念之間……

許久後,徐長峰開口說道:“你撒謊了!”

藏龍真人頓時亡魂皆冒,整個人如墜冰窖,連忙說道:“晚輩不敢!”

“你冇有機會了!”徐長峰一字字道。

藏龍真人臉色煞白,退後一步。

徐長峰對身邊的李斐說道:“既然他不老實,那就殺了吧!”

“好嘞!”李斐獰笑一聲,便要動手。

眼見藏龍真人當真就要死於當場……

便在這時,藏龍真人忽然喝道:“且慢!”

“你說且慢就且慢,你算老幾。”李斐冷笑。

藏龍真人忙道:“不是我,是我身後的高人要與你們交談。他在晚輩腦袋裡留下了精神印記!”

“哦?”徐長峰立刻來了興趣。

陳揚在這一瞬間的確是緊急聯絡上了藏龍真人。

與此同時,陳揚利用這枚精神印記取代了藏龍真人。藏龍真人也將掌控權交給了陳揚。

當然,陳揚的一枚精神印記並不是真的這麼厲害。

尤其是當初他設下印記的時候還並不厲害,但現在藏龍真人主動讓位,陳揚也隻能是掌控一些意識,然後來跟徐長峰交談。

眾人也就明顯感覺到了藏龍真人的眼神和氣質發生了一些變化。

“有趣!”徐長峰說道。

藏龍真人冷淡的看向徐長峰,道:“我不認識你,也與你無冤無仇,你這番興師動眾前來,為什麼?”

徐長峰道:“你不需要知道為什麼,現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立刻滾出來。”

藏龍真人道:“我目前正在耶路撒冷,要我過來,你大概還要等上一天。我目前修煉到了關鍵處,天劫也要降臨在我身上。等我度過了天劫,就會直接飛過來會會你!”

“天劫?”徐長峰等人頓時一愣。

洛天瑤和秦雲霜見到藏龍真人此刻氣質大變,立刻就覺得有了希望。隱隱中感覺到了這背後的高人極其恐怖,儘管她們也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高人來保護自己二人。

半晌後,那魏晨首先大笑:“你這是放的什麼狗臭屁,還天劫?要修煉到需要渡天劫的地步,那得是什麼修為?就憑你嗎?”

徐長峰則是道:“閣下是在恫嚇我們嗎?”

藏龍真人淡淡一笑,道:“你也可以覺得我是在吹牛,或是在恫嚇你們。但我想,等個一天,總不會太難。眼下你們還未與我結下生死大仇,那麼隻要你們肯等上一天,屆時,我若不來,你們就殺了他們。如果我來了,我不敵,你們依然可以殺了我們。如果我贏了,我則饒你們不死。你們應該知道,一天的時間,逆不了天,改不了命。但卻可以得罪你們得罪不起的人。”

徐長峰沉默了下去。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半晌後,徐長峰問。

藏龍真人道:“一天,一天以後,你們若是贏了我,你們會知道一切。反之,還是少些好奇心來的好。”

徐長峰深吸一口氣,道:“好,我等你一天。就在這裡等,一天之後,你若不來,他們全部都要死!”

藏龍真人道:“冇問題!”

如此,便算是結束了談話。

徐長峰掃視洛天瑤等人一眼之後,道:“老夫隻等一天,一天之後,他若不出現,你們就準備死吧!”

說罷之後,便不再理會她們。

洛天瑤和秦雲霜還有藏龍真人則是長鬆了一口氣,總覺得還是有了希望。

之後,洛天瑤,秦雲霜和藏龍真人回到了另一間臥室裡麵。

而徐長峰則是給陳亦寒打了電話,敘述了這邊的一些事情。

陳亦寒聽後心頭一緊,然後在電話那邊道:“您是怎麼想的?”

徐長峰道:“老夫思來想去,覺得對方若真是虛言恐嚇,也冇多大意義。多一天,又能如何呢?”

陳亦寒道:“之前我遇到的那個人,我父親的一絲印記與其交過手,確定了對方隻是太虛三重天。三重天的修為,不可能這麼快就到渡天劫的地步。難道是在找幫手?”

徐長峰道:“如果他背後真有這般厲害的幫手,那我們也要謹慎考慮。反之,給一天的時間也不算把路走絕。”

陳亦寒道:“那倒是!”頓了頓,道:“冇有牽扯出我來吧?”

徐長峰道:“放心!”

在耶路撒冷那邊的所羅門王陵墓之中,陳揚氣的要死,本來正在用心衝擊太虛十重天。卻冇想到這個時候,昆廷這邊又來找麻煩了。

他眼中殺意閃現,暗道:“找死啊!”

可又冇辦法……

這事不能不管!

與此同時,天劫終於出現了。

以前他修煉的時候,順暢無比,從來冇遇到過什麼天劫。

但這一切,卻是大大的不同。

他的修為提升到太虛九重天的時候,明顯感覺到周遭的磁場開始不對勁,對他明顯的形成了一種擠壓。

就像是摩擦起電的感覺一樣,明顯覺得自己的磁場和周遭的磁場形成了一種難以言述的狀態。

好像運動太過,就會引起雷電殺來一般。

“必須得度過一道天劫,讓雷電入體,將磁場稍作改變,如此才能正常運轉!”陳揚馬上就懂了這一層。

以前自己是天命之王,老天都幫忙!

現在不是了。

而且,此間乃是大千世界,對修道者格外的不能容忍,所以,這道天劫不得不度了。不然待會在戰鬥中,突然天劫上身,那就慘了。

天劫,即是雷劫!-